小七的光

台北 陽明山美軍眷舍 (F206)

今天凌晨12點醒來,無法入睡,凌晨1:00到公司,上班至今(22:00),算一算已經上班20小時,還未破我連續上班21小時的紀錄。

中午去給盲人按摩師按摩,他說我目前的身體是超級過勞。從熟識多年的盲人朋友口中聽到過勞死,讓我強烈感覺與它這麼近。不知道是睡眠障礙症、強迫症、憂鬱症、焦慮症哪一個所所引起,我的精神依舊亢奮。

突然想到之前讀到的四道人生,生死兩相安 — 道謝、道愛、道歉、道別。我真的都還沒準備好,也真的開始 “模擬" 這些課題。是我該放過自己,還是自己該放下對於事業經營風險的勇於承擔? 我始終想不出一個圓滿的答案。

我只記得:凌晨3點去小7買咖啡,遠遠看見小七亮淨的招牌,有種溫暖與安全感。店員忙碌地點貨與上架,這樣認真的態度,讓我釋懷許多。如果有少了小7的招牌,那麼凌晨的台北少了更多的安撫療鬱的光。療癒需要耐心,需要溫柔,也需要等待。情緒,的確會讓人寸步難行,生命的經緯就無法持續向前推移。或許沿途只有你一個人,一個浩浩蕩蕩的孤單。

懂得選擇、學會放棄,人生處處有高牆,不必每次為難自己。

把心放在事情上,別把事情放在心上。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