盆景,盆緊

桃園 大溪茶廠

週六在公司加班,突然焦慮與憂鬱一起叫囂,放下手邊工作去建國假日花市走走。買了一些園藝材料與工具,回到公司逐一將近40個大小盆景換盆,這是我第一次換盆,很有趣。

我習慣將買來的植栽(含隨附的塑膠小盆)直接套入花盆中,這樣卻造成植物不易散熱而枯萎。器皿是植物的家,除了有保護作用外,也有讓土壤呼吸並促進生長,像這樣雙盆 — 原來的塑膠盆加上所置入的器皿,盆景變成盆"緊",方便產生障礙,無知造成遺憾(盆栽總是種不久),尤其今年夏天氣溫屢創新高,植物的散熱功能更為重要,穿了兩件大外套的植栽,不懨咽一息才怪。

做完換盆後心情好些。看著公司對面公園的大樹與向晚餘暉,慶幸情緒一切安好不再造次。

原來,許多事情總是慢慢在走,只是,心在飛,看不見美麗的細微。

人生,還有很多傳奇等著去閱讀,還有很多夢想等待去實踐。看著自己心靈SPA內的專輯,實在無法想像當初的動機是為了療癒失意的自己。是自己救了自己,還是照片與音樂給我了另一種救贖?

每個人都以為自己正活在現在這個當下,但人在多數時候是被過去綁架,被未來制約。

雙盆,代表過去與現在的框架,無力擺脫也無心探究,救贖就成了未來活著的希望。

人生如置身汪洋或荒野,常常是個假象。或許你永遠都穿著兩個外套,習慣在烈日下走著,是汗是淚,插旗在哪裡已無差。

人的背影沒有例外都會洩漏心事,頂多有的更駝些,空虛的變得多些了。憂傷其實比快樂收容了更多人,接受了它,平靜才會坐過來,你才有可能想起剛剛那杯咖啡的美好,剛剛身旁路過狗的微笑。

繼續往前走。

 

備註:本文部分摘選自:馬欣 — 長夜之光:電影擁抱千瘡百孔的心

Leave a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