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ategory : 晾心情

台南 木栮

別把疼你的我弄丟了

人生有時站錯位置,就是無法自拔地被翻攪,像是被漩渦吸入後再吐出,反覆不知何時可停。或許這才是人生,努力辛勤地為著一口氣,一個脆弱的夢想。習慣孤獨與寂寞的一起發炎,最後總是會好的,只是時間多久而已。

感謝曾經有那些人,讓我見識到生命中的取捨,可以舉重若輕的孑然與寧靜..... 感謝司馬遷,把這些壯麗、孤獨、自在,收納進文字,載入永恆。 感謝鄭問,從永恆中,重新釋放那些急若閃電的劍光,不動如山的身影,滿座衣冠似雪的場面,雷霆萬鈞的時刻。 — 馬利 (郝明義)
當暴風雨結束時,你不記得你是如何經歷它,你是如何生存下來,你甚至不確定這場暴風雨是否已過。 但可以確定一件事,當你走出暴風雨時,你將不再是當初走進去的那位,這也是這場暴風雨對你的意義。 —  村上春樹
九份 散散步 • 老屋

巨流河

人生就這樣被秒殺著,發現虛無的人,除非你與虛無共舞,它才回歸到荒謬的本質,不然哪時哪刻都很難熬的。懂得下車,閃離這跨速變形的風景。學習叛逃,無論去哪裡,那裡都有夢中的似曾相識,但卻沉甸甸地發生在當下,正如一場大夢初醒,醒在那龜裂如水泥塊的現實中。

可憐之人,必有可恨之處

我常常不經意地傷害到別人,愛以受害者自居。這些情緒像是《白鯨記》中的抹香鯨,會尾隨你、會攻擊你,等你征服牠,且一輩子對牠有執念。學會放下與寬恕,懂得體諒與包容,或許走的辛苦,但也自由。就從脆弱裡找到勇敢的開始。

桃園 大溪茶廠

盆景,盆緊

人的背影都沒有例外的會洩漏心事,頂多有的更駝些,空虛的變得多些了。憂傷其實比快樂收容了更多人,接受了它,平靜才會坐過來,你才有可能想起剛剛那杯咖啡的美好,剛剛身旁路過狗的微笑,繼續往前走。

因為愛

有時我確信自己癡戀的並非她本人,而是自我心中的一個象徵,這象徵不斷將我引到內心的更深處 ‘ 赫爾曼•黑塞 (Hermann Hesse)

他是兩萬個孩子的爸爸

27歲前,杜聰是華爾街的投行副總裁,他的大幅照片被掛在法國巴黎銀行總部的大堂;27歲之後,他最常去的地方是河南農村,相處時間最久的是兩萬多名愛滋家庭的孩子。

九份 散散步 • 閣樓

九份的海岸線

今天是一個閃亮的小日子,你懂。 我還記得記第一次來九份,是跟著藝專同學來的,看一位陶藝老師。那時電影悲情城市剛上映,九份真的就是一個簡單的聚落,沒有觀光客,沒有 […]

阿楷,你我相差36歲,父子有緣相遇不會太遲,因為幸福只會守候在珍惜的人身旁。或許36年後你會懂得,但也不算太慢,因為你已發現:原來幸福不曾遠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