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y 1

在旅行中,學習讓時間足以承載你生命的重量,讓際遇可以風貌不同心境的轉折。

安排了金瓜石三晚,每天換一間老屋,計畫凌晨6出門去台北上班。原以為這次的夜宿就是這樣平淡無奇,但大大小小的好事(狀況),讓線性的日常,開始無定點的游移,直到自己承認被降伏。

第一天,早上拜訪客戶後就快樂地前往金瓜石。非假日的水金九(水湳洞、金瓜石、九份),就是一個簡樸的山居聚落。瑞濱快速道路,讓台北與金瓜石在一小時內串聯起來。少了過去省道交通上的擁擠與耗時,到了目的地竟然有強烈未到的錯覺。突然爆胎,在金瓜石山區小徑裡。是幸運,沒有在高速公路上,是首次,叫道路救援。車子停在路旁,一棵大樹下。中午利刃般的陽光,熱烈歡迎我這個罕見的過客,也切碎所有愉悅的情緒。

還有一小時救援車才會來,坐在樹陰下發呆。想起排灣族獵人撒可努(Sakinu)的一句話:跌倒了,不要馬上爬起來。躺下,看飽天上的風景後,再思考如何啟程。此刻時間是被撈出來的一瓢水,我是那袋水中的小魚,只看到自己的倒影,無法敘說大海。

肚子餓得受不了,不管車子了,慢慢順著山麓下山,企圖撞見一個可以搭伙的奇蹟。偶見蔬食野菜料理的招牌,是真的嗎?連我自己都不敢相信!荒蕪頹舊的建物外觀,好似遺世許久的電影場景。爬上階梯,轉個彎角,看見老闆娘在編織。打個招呼,點了麵疙瘩與一盤野菜,肚子一飽,話夾子一開,閒話家常下,發現老闆伉儷還是料理達人,對於食,有著不同堅持,但也因際遇而游牧許多地方。今年剛落腳水湳洞,努力在異境上掙活,這就是生活的本貌,沒有辦法假惺惺。

車子救援師傅到了。師傅說車子要開回修車廠處理,雙方換車並約定好交車地點,反正有衛星導航,山區相約不會太難。

前往夜宿的老屋。看著窗外的海景,海浪來回,真實地演奏出心裡的糾結 — 貌想浪漫出走,其實又躲回辦公室取暖。浪濤裡浮沉另一個自己,沒有老人與海裡的睿智與勇氣,只有呼喊救命的蠢樣。即便下一刻僥倖離開那片猙獰的海岸,海聲仍來回拖拉著人生的問號,永無停息。

儘管孤獨愛著某人,也為自己的寂寞醉著。

該是前往午茶的咖啡店了。我使用手機的google map導航,看來不遠的距離,卻開車迷途了1小時。不就是這附近嗎?心慌了。打電話向咖啡店求助,得到的是google的定位錯誤。無法相信古狗大神也會走鍾,重新定位另一個鄰近地點,依舊找不到。車子停在時雨國中的門口,多麼有詩意的校名呀,但也顯像我的現實諸多失意與目前狼狽的窘境。

每個人都是自己生活裡的困獸,也是英雄。

不久,一聲喇叭,原來是修車師傅,他開著我的車也迷路了 — 我們同時都陷入百慕達的漩渦中。驗車付款後,留下挫折的我,依舊沒有路人經過。重新設定車內衛星導航,發現咖啡店明明就在旁邊,為何還是找不到。原來必須髮夾轉彎到一個無尾巷內,若開車過快,馬上忽略這小巷口(巷口含還矗立著此路不通的告示牌)。好不容易地抵達,咖啡店裡人氣鼎沸,真不知道大家是否跟我一樣:歷經羊男的迷宮後尋寶歸來。

咖啡店老闆也是復興美工畢業,小我兩屆。環境氛圍布置到位、親切的服務與超水準的咖啡,成為金瓜石朝聖的景點實至名歸。但我從他的身影裡,只看到時間輾壓淬煉後的內斂與從容。

證明愛的方式只有一種,就是為它付出時間。

拍照打卡在這裡是個儀式,而我只是想封存一個印記與平息顛簸的心情。如果說,攝影是上天施予給我的甘霖,那文字就像祂囚困我的惡水。

打烊了,又是一個人的開始。晚,該用什麼紀念今天,打個盹吧,用一個無所謂的姿勢,與陌生的音樂。

Comments are clo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