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名字

愛只是一個字,直到某人出現,為它賦予深刻定義。

有時我無法分辨真愛,不是因為傻,而是我寂寞,只想要跟人說夢與抱擁。

在最不可能的時候,愛情仍讓我窮其所有:雀躍、等待、沉溺、 膽怯 。看著愛的猶疑與確定,如何慢慢地沁入人心,卻又走散飄零。 那些兜兜轉轉的曲折與感傷都是翅膀,只為飛到你的肩上。敢勇振奮起飛後,忘記高度與距離,無視暴雨雷擊,最後折翼狼狽墬落谷底,在堅硬的岩盤上。

那個天真的自己並沒有消失,是被對摺、對摺、再對摺地收攏,不佔心頭位置,偽裝成不起眼的幸福勳章。終究有一天我要轉過身,回去扶住那看似燦爛卻搖搖欲墜的回憶。

了解一個人要觀察,愛上一個人要衝動,忘掉一個人要時間。

身體老了萎了,像海明威的《老人與海》描述的:意志仍跟自己生命中的大魚搏鬥,知道主宰他的,將不會是曾經壯武耽美的身體,而是被命運遠拋卻斷線的誘餌。

那老去的身軀,羞愧於對青春肉體仍有的渴望,但那也是生命本能的慾望,誰能停止自己對美的呼喊?那些值得眷戀的美,喧賓奪主,強搶所有動容的目光,粉飾了人生的不堪。

延宕的人生在湍急的洪荒裡,篤定自信地隨波逐流。飄到哪,就在此上岸。不回首,不冀未來。能夠帶走的,就是放不下的。空蕩的邊境,鏗鏘迴盪不知是誰的傳奇,還是祈禱後的嘆息。

浪從沙灘上退去,終有一天會忘了彼此

下半場的人生只願能好好承擔,便是圓滿。這都是劫後餘生的活著才能懂得的事。像為舊鋼琴調音一樣,一點一點找回對自己似曾相識的感覺。比愛上一個人更重要的,是喜歡愛上那個時候的自己。

One day, We had today.

不停留於欠缺,而著眼在自己仍然擁有什麼。什麼都好,都樂於一試,無論變成怎樣,依然看到自己的好。

一滴雨,努力前往另一滴雨的途中….

Leave a comment